不只是“數據化”

來源: 解放軍報作者: 侯強 包罕力責任編輯:湯傳飛2017-05-28

身處信息時代,為何常有人感嘆“數據已經爆炸了,信息卻仍稀缺”?原因在于,未經挑選、分析、整合的數據,只是一堆無用的數字而已。只有對數據進行加工、從數據中發現意義,才能把數據變成信息,才能實現從“鋼鐵文明”向“比特文明”的跨越。

數據制勝,是信息化戰爭的必然趨勢。以往,由于把握戰爭、設計戰爭缺少足夠數據,人們更多依靠經驗對作戰進行概略或粗放設計,“藝術”大于“科學”;而在未來戰場,作戰優勢集中表現為信息優勢,而信息優勢則高度依賴于數據優勢,誰掌握了關鍵數據、掌控了“數據主權”,誰就更有把握立于不敗之地。

然而,在“大數據時代”,數據以聲音、圖像、視頻等多種方式呈現,更加繁雜、更難把握。戰場上,只有通過抽取轉換、深度挖掘、語義分析等多種處理,才能從“數據迷霧”中發現有效信息,使戰場變得清晰透明。2011年美軍擊斃本·拉登的“海神之矛”行動,就有賴于上千名數據分析員進行了長達10年的數據積累、數據分析。

隨著我軍信息化建設的不斷深入,偵察情報、指揮控制、目標信息、水文氣象、導航定位等各類數據,規模不斷加大、種類不斷增多、關系愈加復雜。為此,各級花費了很大精力收集數據、維護數據、更新數據,建立完善各類“數據庫”。但與此同時,也有一些官兵以為“掌握了數據就掌握了信息”“實現了數據化就實現了信息化”,對于數據挖掘的技術、數據處理的能力、數據運用的手段,沒有引起充分重視。

加強“數據建設”,不只是加強“數據庫建設”。更重要的是進行思維、技術和方法上的全新變革,借力大數據,發現大價值,實現大發展。從抽樣分析到全樣本分析,從因果關系分析到相關關系分析,從依靠經驗決策到依靠數據決策……只有不斷提升數據挖掘、數據研判、數據運用的本領,使數據應用貫穿于信息對抗、精確打擊、戰果評判等各個階段,才能為作戰提供科學、準確、實時的數據支持,使各種作戰力量根據作戰需要實現重組與整合,才能提高精確設計戰爭的能力,實現戰爭設計“科學”與“藝術”的融合。

未來戰爭的進程,始于信息、終于信息;未來戰爭的結局,成于信息、敗于信息。要想準確預測對手的思維規律和作戰行動,實時感知戰場的實時態勢和發展變化,精確測算己方的戰略能力和戰術力量,就必須對數據進行更深入、更廣泛、更快速的運用,以信息化引導數據化,以數據化支持信息化。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巨爆乳寡妇中文BD